柳芃。

坑坑相連到天邊。
噓。後會有期。

【秀业】我说分手你分不分?

*暗杀教室同人文

*CP秀业

*被官图炸出愤而开脑洞系列

*結局很混&结局不太甜但算甜文系列

*随性短打,当零食吃吧…( ;∀;)


【我说分手你分不分?】


搞什么啊这个阵仗。


平时对于班级活动并不特别上心的赤羽业跟着同班的众人探出头一齐望向玻璃窗里那看似非常亲密的两人,他突地就懵了。


是浅野学秀和……留有一头波浪长发,背影娇小的女孩子一起在精致的甜品店里品尝着甜点。


女孩子?


赤羽业愣了愣,难得他没有出言嘲讽或冷言冷语,就只是那么瞅着那郎才女貌的景象,那般配的画面印上他的瞳膜久久挥之不去。


浅野学秀直觉地觉得有许多令人不快的视线而往后一瞥,3-E的众人各个表情暧昧。他抽了抽眉角有些惊愕,尤其是那赤发少年难得这么纯粹的望着他——但那人的面色却显得苍白。


赤羽业没有再看完杀老师cosplay之后的什么记者访问,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隔着扇窗的支配者就离了开,理所当然地也就不知道浅野学秀后来是怎么和E班解释当下那暧昧的情况。


--


『分手吧。』


简短的三字短信震慑了泛起波澜的心,浅野学秀罕见地失了平常该有的冷静。他和赤羽业的关系一直处在地下恋情而不见光,目的是为了保护对方,这世道还是有许许多多的舆论和非议存在,他们俩很有默契地选择低调相恋——纵使彼此见了面也是泡在书堆里头要不就是互相酸言酸语最后不了了之,一点也没有一般情侣所拥有的模样。


但浅野学秀十分明白他是爱着这只令人不省心的小恶魔的。


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有被注意到的价值,支配者以为他们会在这种关系下继续步入各个人生阶段——都怪他当时没有直接追上那落寞的身影,而是选择了顾及大局向E班解释现场的局面并不是他们所想。


去他妈的解释!


浅野学秀在第一时间拨了赤发少年的手机,不是用户已关机就是无人回应,这让他渐渐开始慌了,这时他才意会到原来他的弱点只有那么一个。


「那就是你啊,赤羽业。」


--


赤羽业瞟了眼不应在这时间出现在旧校舍的人,他心内暗道有趣的板起了脸一副冷漠。对方那满头的汗,想必是急忙赶到的吧。


其实少年在今日的课余时段已经听说了当天那场闹剧,是浅野学秀为了那什么该死的赌约而去的,那女孩告诉他,如果她的转学考有能力考进椚丘初中的话,希望浅野能够带她去附近最美味的甜品店品尝佳肴。


要不是因为那女孩的身世浩大,理事长为了椚丘未来的投资资金所担忧,所以就在一旁搧风点火施压卖儿子,反正也就这么一回,浅野学秀不甘不愿之下还是答应了——却没想到会如此倒霉地被E班给偷窥了去,而他的恋人也妥妥的看着那幕有如捉奸的画面。


「业……」浅野语气生硬的启了唇,他喊的是私下独处才有的称呼。青年几乎没有看过恋人摆显这样的表情给他,即使当下吵得多凶多猛都未曾,这让他更显紧张。


「短信里头说的,我是不会答应的。」气氛被冻得凝结,两人对视了晌久都未有人再接续话题,这时赤羽缓慢的迈步走近浅野面前,温柔地伸手环住了还茫然着的支配者,唇上突地传来一阵刺痛。


浅野学秀被赤羽业咬了。


「你……」浅野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狠狠的再咬了一口。


「闭嘴。」


天晓得我有多生气。天晓得我有多吃醋。天晓得我有多想杀了那女人。


浅野学秀每被赤羽业啃一口就逐渐明白恋人的怒意和爱意,而他也这么放纵着对方的小举动。


终于发泄完毕的小恶魔拍拍双手准备离开之时冷不妨又被支配者给深深吻上。


——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此生绝不。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休怪我先杀了她再杀了你。


「对了,分手什么的,我也绝对不会答应的。」趁着接吻之中的空档,赤羽业如是说。


这让浅野学秀瞬间理解,这小恶魔只是想要吓吓他而已。


Fin.


评论(5)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