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芃。

坑坑相連到天邊。
噓。後會有期。

【ALL业】悪梦の时间-零

*暗杀教室同人文

*没节操的モブ×カル(路人业)

*此章没H,但后期高能,QJ/LJ无法接受者就别看下去了

*会标all业是因为路人业/杀业/渚业皆有【杀老师和渚都很晚才会出现

*灣家文筆

*看心情更新,我觉得后面的剧情会被lof吞光,太污

*作者需要互动,喜欢就留个言吧。゚(゚´ω`゚)゚。←画风突变


--


0.

 

……这是哪里?

 

赤羽敏锐地察觉到这不是平常他所熟悉的环境,他机警地微睁开一只眼并转了转观察着四周,所在之处是个昏暗且混着淡淡霉味,类似地下室的场所。

 

他俯首瞅了瞅自身的裤子口袋,没有鼓起的迹象。自后颈处传来阵阵钝痛,双手也被粗糙的绳结捆在了身后磨得生疼,但身体并没有感觉到有疼痛的地方,代表着犯人应该并不是那些来寻仇的不良少年。

 

他阖上了琥珀色的眸子开始回忆,赤羽依稀记得,因必须采买民生用品而不太甘愿但还是出了门的他,在还没完成采购前就莫名的被人袭击了的样子。

 

说起来会找上他是因为长久以来都是一个人住的关系吧,活脱脱是个非常方便下手的对象啊。

 

要不是因为他是被从颈后给一击敲晕,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哪有可能会中计?

——他略不能理解的点在于对方目的是在于钱,为何钱到手之后还要把他绑到这种不知名的地方来?他思考晌久却也得不到什么实际的结论,不如等人来了再一并问清。毕竟会把他绑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总不可能直接把他扔在这鬼地方放置play到死吧?

 

这时老旧铁门开关所发出的咿呀声唤回了赤羽的神智,他也索性不继续装睡了,业抬首看向了往自己面前走来的人,身材挺拔、看起来也很年轻,赤羽脑中完全没有关于眼前这个人的任何印象,这让他有些困顿。

 

男人停下了脚步并开了口。

 

「赤羽君,是吧?」

 

「是。我说啊,大哥哥我就直问了,把我抓来这种地方……究竟是有什么事?」赤羽不打算跟对方打什么拉锯战,还不如直截了当的问出内心的疑惑,既不浪费时间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自己都已经处于下风了,至少也得来个先手吧。

 

男人眯起了精锐的黑眸,唇角微微上勾,赤羽的不慌不忙成功地引起了他的兴趣,本以为会见到的是慌乱软弱的小鬼手足无措的样貌,却没想到这孩子竟意外的沉稳,问出的问题也是直接钉上重点。

 

有趣。

 

「听说你所就读的椚丘中学3年E班……有个很有意思的秘密,是吗?」男人试探性的抛出了这么一句,从赤羽那一瞬间暴露出的闪烁眼神和僵硬的表情来看,八九不离十那3年E班里头有个重大的机密。

 

男人怀着心思,忖着要怎么让这孩子掉入自己所布下的局里头,乖乖地说出那最最重要的情报。

 

杀老师——国家机密级,3年E班的学生们的暗杀目标。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说出那样的话?是杀老师被外界所知道了吗?怎么可能……难道是班上的谁在返家路上的对话被谁给窃听了吗?——赤羽咬着下唇,他不能确定这个男人掌握了多少的情报,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哈?很有意思的秘密?大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啊!」赤羽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给捏住后颈往后一扯,熟悉的疼痛感袭来让他忍不住失声痛喊,被箝制住的身体挣扎不了,少年只能予以怒目而视。

 

对方的动作……也是个练家子吗?赤羽想,他完全没有间隙能够思考其他的事,男人蹲下俯视着他,攫住了少年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你有权继续选择装傻,但后果我并不能保证……」男人轻挑的在业的耳朵轻吹口气,这个举动成功的让少年刷红了脸,但很快地又将面上表情转变成了含带藐视意味的神情。

 

「我们有的是时间。」男人不愠不怒,像是在安抚小猫般地轻搔着赤羽的下颔,业回以不满的瞪视,流露出的丝丝杀意让男人对这孩子又有了更多的赞许。

说实话能让他感觉到可爱或是有欲望的男女实在是不多,但这孩子的面容精致,那几抹红映衬出少年的稚气却是意外地和谐,他那惯性的咬唇动作反而激起了男人那心底沉睡着的施虐欲。

 

男人的眸色忽明忽暗,他想,他脑中有了该怎么让赤羽业乖乖屈服的主意了。


tbc.


【ALL业】悪梦の时间-零

评论(39)

热度(114)